天然农药与化学生物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华南农业大学)

Key Laboratory of  Natural Pesticide & Chemical Biology,

Ministry of Education, South China Agricultural University

 

 

 

华农史上最牛学霸:4年读完本硕博,26岁当教授

 

今天12月2日,是我国著名昆虫学家赵善欢的逝世纪念日。这是一位杰出的科学家,在水稻主要害虫综合防治、有机合成杀虫剂、植物性杀虫剂、昆虫毒理学、作物根区施药、害虫不育技术与昆虫激素等方面,成果斐然。他是中国科学院院士,曾任华南农学院院长。


赵善欢院士

当小新翻阅赵善欢先生的履历,简直惊呆了。他花一年时间,获得了美国俄勒冈农业大学的学士学位,又用一年获得康奈尔大学的硕士,再用两年时间,拿到博士学位。读书期间还发表了多篇有影响的论文,此外他还自学了法文、德文等语言。回国后,仅26岁就被评为教授。

这大概是华农史上最牛的学霸吧。


年轻时朝气蓬勃的赵善欢先生


 

大学霸:4年读完本硕博,26岁当教授


 

赵善欢1914年出生于广东省高要县,他从小喜欢观察自然界,捕捉千奇百怪的昆虫,很早就萌发了研究昆虫的志向。
 

1929年,年仅15岁的他进入了中山大学农学院农业专门部学**。

这个少年人很快就博得众多名教授的青睐,包括水稻专家丁颖、植物学家陈焕镛、土壤学家邓植仪和昆虫学家尤其伟等。他勤奋好学,课余时间不是上图书馆,就是在野外捉虫制作昆虫标本。1933年,赵善欢毕业留校任助教。

1935年,在中山大学农学院推荐下,他被选送至美国俄勒冈农业大学深造,仅一年时间即以优异成绩获得学士学位。

赵善欢与留美同学合影

1936年9月,他转学到康奈尔大学深造,这所学校培养的农科博士,在当时的美国首屈一指。

在康奈尔大学,他除了学好各门必修课,学校的学术活动也几乎每场必到,课余还自学了德文、法文。一年暑假,他专程到美国中部的俄亥俄州立大学,在著名昆虫分类学家和动物生态学家的研究机构里跟班学**。另一个假期,他又到加州南部的当时世界著名的河边柑桔试验场去实**。

独在异乡,他多数节假日都在实验室里度过。每年的圣诞节,宽敞的教室里空无一人,赵善欢一个人看书做实验,兼给试验植物淋淋水。后来,他许多次谈论过往时都津津乐道:“这样的节日过得最愉快!”


 

赵善欢与美国教授、同学合影

功夫不负有心人,赵善欢在康奈尔大学三年,第一年便取得硕士学位,接着又用两年时间取得了博士学位。学**期间,他在美国多家昆虫学杂志包括有学术影响的刊物上发表了论文数篇,受到许多教授和专家的器重,毕业时更受聘于康奈尔大学研究院担任研究工作。然而,由于他心怀国事,不贪优厚待遇,毅然辞职回国。

1939年底,赵善欢回到了战乱中撤到云南澄江的中山大学农学院,担任副教授。凭着出色表现,次年晋升为教授,年仅26岁。


 

大学者:做学问要两头抓


 

赵善欢从事昆虫研究六十余载,取得了辉煌的成绩。他有一句名言:“做学问要善于抓两头:一头是了解国际先进科技成果,一头是了解国内生产实际,包括学**和总结群众的生产经验。”他自己正是这样践行的。

赵善欢留学美国,精通英文,又自学了德文、法文、日文和俄文等多国语言,他常年订阅十多种国内外杂志,掌握国际科技发展动态,汲取国际科技最新营养。


另一方面,赵善欢非常重视调研实践。早在1933年,受邓植仪委派,他独自跋涉数千里,深入到广东十多个县的乡村,历时两月余,广泛调查各地农作物的主要虫害情况,写成调查报告在学院刊物上发表,得到教授和同事们的大力肯定。

回国后,他留意到现代科学对杀虫植物领域缺少研究。1940年至1941年间,他与林世平先生一起在云南、贵州、广西、湖南、广东五省大范围调查,在1942年编撰完成《我国西南各省杀虫植物编撰报告》,成为我国杀虫植物研究的新里程碑。即使到晚年七八十岁的高龄,赵善欢依然坚持到田间,了解实际生产情况。


赵善欢晚年在实验室

正是在这条努力求索的道路上,他取得了受国际学界瞩目的研究成果:五十年代,他与王鉴明教授等提出了水稻田三化螟集团分布的学术观点,他还根据三化螟的越冬**性和生理特点,提出了早春季节灌水浸田的防治措施,大面积推广获得很好的效果。

六十年代,他率先提出了昆虫毒理学与生态学紧密结合的“杀虫剂田间毒理学”学术观点,把昆虫毒理学和生态学紧密结合起来。


赵善欢和夫人、果树昆虫学家刘秀琼教授在田间

八十年代以后,他致力于害虫综合防治和植物质杀虫的研究,提出了以人工合成及天然产品的昆虫生长发育抑制剂作为第三代杀虫剂的新概念。晚年出版《昆虫毒理学原理》科技专著(英文版),是赵善欢研究之大成,影响深远。

作为杀虫植物的开山鼻祖,赵善欢先生在华农校园内开辟了杀虫植物标本园。这个小园子坐落于校园西南角,堪称中国植物源农药的发源地。


 

杀虫植物标本园

他每次出差都十分注意收集各种杀虫植物。甚至连出国访问、讲学、参加国际学术会议的紧张日程中也从不放过机会。

每当找到一种新的杀虫植物,赵善欢总是十分高兴,一回学校,未进家门,就直奔杀虫植物标本园,嘱咐工人立即将带回的植物种好后,才放心离去。


杀虫植物印楝和见血封喉

为了引进一种高效杀虫植物——印楝,赵善欢与中青年同志通过国外同行,成功将印楝从非洲引进我国。如今,与印楝素相关的农药,已经成为我国植物制农药的主流产品。赵善欢生前共收集栽种了196种杀虫植物,如今已发展到300多种了。


 

大教育家:治学严谨,以实验室为家


赵善欢先生一生兢兢业业、一丝不苟地致力于教学、科研和学院领导工作。

50年代,他主管教学工作,常常一早骑自行车挨家挨户向各系系主任布置工作,匆匆用完早饭又赶上讲台。


赵善欢在讲坛上

他主讲多门课程,尽管内容早已十分熟练,但每学期授完讲总要再修改补充讲稿。他十分注重提高单位时间的工作效率,强调办事或约人谈话要集中精神,事先应有足够的准备,把最重要的工作放在每天上午精力充沛的时间干。

为了有更多的时间用于工作,他**惯在离住所较远的实验室用简单午饭和午休,节假日上实验室更是惯例。这一**惯一直坚持到1997年,83岁的他已不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再次走到实验室。

赵善欢晚年在实验室

此后,他依然每天坐车到实验室指导工作,一直到去世的前几天。

“**”结束之后,赵善欢担任学院院长。尽管百废待举,面临许多困难,但是,他励精图治,和其他领导成员一起带领师生,努力加强学科和师资队伍建设,认真整顿教学秩序,倡导和发扬良好校风学风,使学院各项工作开始走上正轨,为以后的改革和发展打下良好的基础。经过此后多年的努力,他所在的昆虫学科,被列为全国重点学科;他主持的昆虫毒理研究室,也成为国家部级开放重点实验室——昆虫生态毒理实验室的一部分。


1997年,赵善欢与学生在标本园观察万寿菊

赵善欢治学以严谨著称。要求总是比别人高一个层次。曾有一位研究生毕业答辩时,部分答辩委员认为论文不错,可以授予学位了,只有身为导师的赵善欢,坚持认为该生还有一定差距。在他的严格要求下,赵善欢的学生总是要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华农1号楼总是灯火通明,节假日也忙忙碌碌。

赵善欢培养了一批高级专门人才,包括40多位硕士、博士研究生及2位博士后,他们大多数成为教学科研骨干。


赵善欢铜像(杀虫植物标本园内)

1999年12月2日8时30分,赵善欢院士因病在广州与世长辞,享年85岁。

一年后,他生前好友和学生集资建造的赵善欢院士铜像座落在杀虫植物园中,深邃的目光凝视着开创了他的事业的这块土地,关注着继续他事业的人们。
 

大师已飘然远去,唯有精神永流传。

 

 

  


 

Copyright 2006  天然农药与化学生物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华南农业大学)  All rights resevered
通讯地址:广州市天河区五山路483号 华南农业大学资环大楼六楼      邮编:510642

  电话:+862085285127 传真:+862085285127 E-mail:pcbme@scau.edu.cn